体育新闻

有趣又有愛粗活細活都能干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2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在護士這個被女性主導的職業裡,有這樣一群男性,他們能干粗活,搬得動、玩得轉復雜儀器,抬得起擔架﹔也能干細活,包扎輸液不在話下。今年的國際護士節,四川日報全媒體攜手各大醫院一同尋找那些可愛又可敬、有趣又有愛的“寶藏”男護士。

  5月8日,成都三六三醫院武侯院區內,泌尿科副護士長袁汀查完12間病房的23名病人,叮囑幾名女護士:“有幾個老大爺翻身不便,你們要注意幫他們翻身。一些肺部情況不好的患者,要讓他們吹下氣球來鍛煉肺功能。”

  12日,袁汀將迎來自己的第10個護士節。出生於1992年的他,如今是全院最年輕的護士長。

  交接完工作,袁汀回到家中,做了炭烤雞排、青椒回鍋肉和冰鎮桃膠銀耳湯犒勞自己。袁汀說,制作美食讓他覺得解壓和放鬆,不忙時,他還會帶菜入院,女護士們也有口福了。

  “工作上要嚴肅認真對待,生活上一定要有儀式感。”袁汀說,“我自主設計和參與的4項專利,都是睡覺前的靈光一閃,不寫下來我覺都睡不好。”比如可穿戴腹式呼吸訓練監測系統專利,是他發現一些患者不知道如何用腹式呼吸,就想到在腹帶上加入卷尺,能幫助醫護人員判斷腹部呼吸的效果,幫助肺部情況不好的患者改善呼吸功能。

  袁汀笑著說,他制定的兩個五年計劃——買房買車、評中級職稱都實現了,現在第三個五年計劃要啟動了:把發明專利變成現實、申報科研課題,學滿100道菜。

  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SICU(重症加強護理病房)的護士團隊中,有一位名叫趙鐘升的“90后”小伙,工作起來溫暖心細,還有一個特別技能:用畫畫和術后的重症病人交流。

  趙鐘升從小就喜歡畫畫,雖沒上過培訓班,但一直在自學。2013年,趙鐘升發現一些氣管插管病人無法開口說話,他畫了一張有飯碗、水杯、電話等圖案的交流表,拿著這張畫用手指向對應的圖案詢問患者的需求,病人可以用肢體語言回應,溝通起來方便多了。

  趙鐘升用於交流的畫作大部分規避了晦澀的醫學名詞,比如向病人展示的“疼痛等級”示例,用上了“有點痛”“很痛”“非常痛”等詞語,病人一看就懂。趙鐘升還用彩色鉛筆上色,溫暖的色調和“萌系畫風”讓患者看起來格外舒服。

  趙鐘升的從醫經歷和“5·12”汶川特大地震有關。“看到那些醫生護士為我治傷,心裡就有種使命感,我也想這樣幫助別人。”

  5月10日7點半,成都中醫大附院ICU護士董文棟來到病房。他當天的班是從早上7點半到下午6點,然后深夜1點再上到早上8點。“ICU就是這樣,確實有點忙也有點累,但這幾年來我已經習慣了。”

  2013年從護校畢業后,董文棟考入成都中醫大附院正式成為護理人員,次年被分配到ICU,一干就是6年多。

  醫療界有句話,三分醫療七分護理,在ICU裡更是如此。由於這裡不允許家屬陪伴,患者也都是重症,在普通病房裡護工或家屬做的事,在這裡都由護士干了。ICU患者病情急重,變化快,不僅給予患者身體治療,還要給予患者心理治療與護理,除了打針輸液,還有洗頭、洗臉、擦屎倒尿、肢體功能鍛煉等。

  “最讓我難忘的還是去武漢抗疫。”2020年2月13日,董文棟趕赴武漢,其間帶領護理團隊積極運用中醫特色療法,帶領患者練五禽戲、呼吸操﹔使用五音療法改善患者的情緒等。

  工作之余,董文棟還是四川小丑醫生公益慈善促進會的志願者,為病房患者帶去快樂,為養老院孤苦老人帶去溫馨。

  5月8日,成都大學臨床醫學院、附屬醫院9樓,大外科科護士長兼骨科護士長熊健查完所有病房,在兩小時內接了8通電話:有人找他討論5月13日醫院籌辦的男護士職業規劃發展培訓班,有人問他護士節晚會相關細節……辦公桌上還擺放著關於成都護理學會男護士工作委員會的2021年工作計劃:舉辦成都市男護士沙龍活動、舉辦男護士工作委員會學術年會等。

  18年的護理生涯中,他發現男人從事護理工作有不少優勢。“像在突發情況、危險場景下,男護士心理素質比較好,應急處置能力比較強﹔男護士動手能力也強,對醫用儀器設備操作相對擅長﹔舍得干,不計較,吃得虧,打得攏堆。”“我們不僅能干好粗活,幫著搬東西、抬擔架、處理危險情況,也能干好‘手上功夫’,插胃管、扎針這些細活也不在話下。”

  2014年開始,熊健發現男護士越來越不“孤獨”了。那年,他牽頭成立四川省第一個男護士組織——成大附院男護士工作室。“最近六七年,男護士總數年年都在增長,2020年,四川省注冊男護士8000余名。”熊健說,希望未來能帶領所在的男護士組織建立無性別差異的護理隊伍。(白華宇 四川日報全媒體記者 魏馮 石小宏)